景德镇市传统粉彩瓷研究院


新闻资讯

Category Classification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探索交流

张春浪:论元代青花瓷构图形式与情感表达

来源:景德镇市传统粉彩瓷研究院 时间:2014-11-11 编辑:张春浪 点击:2242

近年来,元代青花瓷的收藏有持续升温的趋势,对其学术研究探讨亦日趋全面,许多专家学者纷纷著文阐述对元青花渊源、艺术、文化等各个方面的观点和研究成果。元代青花瓷与明清及当代青花瓷的差别是非常显著的,表现在构图形式上亦是如此。元青花独特的构图布局是其鲜明的艺术特征之一,是时代精神的体现与反映,是社会情感与主体情感的集中表达,研究其构图形式与情感表达的关系将有助于我们更加明晰地理解元青花构图形式所蕴藉的内涵意义。

1元青花瓷构图布局概述

虽然从考古学角度来看,青花瓷最早可溯源至唐宋时期,但现代青花瓷的渊源只能上溯至元代景德镇青花瓷,这是因为元代景德镇青花瓷的突现并非是以唐而宋、宋而元的自然发展,而是受元政府与中东贸易需求影响下在景德镇独立形成的。元代青花瓷包括两部分,一是官控青花瓷,即是在浮梁瓷局控制下的窑户所生产的青花瓷,具有较强的生产能力,有命则供,无命则止;再是普通民窑青花瓷,虽仍在元政府控制之下,虽生产力低下,但具有更高的自由度。官控青花瓷与普通民窑青花瓷的产品有很大区别,表现在构图上也是非常显著的。

1.1多层繁密布局为主的官控元青花

浮梁瓷局控制下的官控青花瓷以典型至正型青花瓷为代表,使用中东进口的苏麻离青料绘制,发色鲜艳,其构图布局多以多层次与繁密布局为主要特征。

元青花瓶罐类器物大多采取横向多层构图形式,少则四至五层,多则达八九层以上,每一层次均用弦纹线隔开,将纹饰分割为主题纹饰和辅助纹饰两类。如英国戴维得基金会收藏的元至正青花象耳瓶,瓶身上下分为八个层次:缠枝菊、蕉叶、飞凤、缠枝莲、海水云龙、波涛、缠枝牡丹和杂宝变形莲瓣。江西高安窖藏元青花中有一件青花云龙纹兽耳盖罐,全器多达十二层,青花料几乎将全器完全覆盖。这种多层构图与官控元青花瓶罐类器物造型大多高大饱满有关,但是有不少小型器皿也层次较多,如一些玉壶春瓶也往往达到五六层甚至八层之多。

少数瓶罐类器物如一些多棱形葫芦瓶、玉壶春瓶、执壶等采用纵向分割层次。还有的采用多开光形式,如湖北武汉藏有一件“四爱图”元青花梅瓶,在四个开光中分别绘以王羲之爱兰、陶渊明爱菊、周敦颐爱莲、林和靖爱梅鹤纹饰。元青花大盘构图布局往往按照伊斯兰数学原理编排,大都以三层为多见,有的则呈扇面分层。大多层次内的纹饰以满布局绘制为主,虽显繁密,但因注意主次分明、分布合理、错落有致,并无繁缛沉闷之感。

官控元青花中也有少量采用的是疏朗结构,如日本大阪市立东洋陶瓷馆藏一只青花龙纹玉壶春瓶,全瓶只有一条龙盘绕全身,画面非常简洁,产生飞龙自由翱翔之感,在官控元青花中实属少见。

1.2清新疏朗构图的普通民窑青花

  与官控窑户生产的青花瓷相比,元代普通民窑在构图形式上则有显著差别,这是因为当时普通民窑无法获得优质青料,只能使用国产土青料,并且价格昂贵,因而无法象官控窑户那样大量地使用青花料,因同样的原因,普通民窑青花瓷大都只能绘制在小型器物上,如高足杯、折腰碗、小罐等。因而,普通民窑青花瓷题材主要为人物与花鸟,发色灰暗,并且大多数采取疏朗布局。很少有多层装饰,多采取写意手法疏疏点染,简洁明了。这类普通民窑产品不仅见于景德镇,也广泛见于云南玉溪窑、四川会理窑、江西吉州窑等,具有显著的民间粗率布局风格,历来不为藏家学者所重。

2元代青花瓷构图形式与主体情感的表达

2.1生活情感表达

生活情感是青花瓷创作者的基本情感状态,既包括其日常生活状态,也包括其生产状况。这种情感必然会不同程度地传递至其创作的青花瓷作品之中,并以不同形式表达出来。随青花瓷创作者的身份地位的不同,其生活生产条件也相应地产生区别,从而导致其情感表达出现差异。

元代青花瓷制作体系分为官控窑户与普通民窑两种类型,其生活情感的表达有着十分显著的不同。官控青花瓷因在元廷派出的浮梁瓷局官员直接监督下,青花瓷画工们并没有创作的自由,其构图形式都由官员们直接规定和控制,丝毫不能怠慢与改变。即便如此,官控青花瓷构图中依旧可能会闪现创作者的生活情感,从而显示出一定的个性特点,但与民窑的个性化构图相比,其生活情感的表达是很不充分的。普通民窑青花瓷工虽然也会受到元政府的重重封建高压和束缚,有着许多限制,并不能完全充分地发挥个性,但从总体而言,民窑青花构图的个性特征是很鲜明的,甚至可以非常自由地进行构图,以自由不羁、简洁洒脱的构图形式而开创了民窑青花写意风格的先河,其后的明代民窑构图即受其影响十分显著。元代普通民窑青花瓷画工普遍缺乏文化知识修养,因而其往往对艺术性并不讲求,但其真挚的生活情感却集中而鲜明地表现于其构图中,并使欣赏者感同身受、产生共鸣,因而从艺术感染力上来讲,普通民窑青花瓷实际上丝毫不逊于官控青花瓷。

2.2审美情感表达

审美情感是较生活情感更高阶段的情感形式,艺术情感的完美表现是建立在创作者生活情感积累的基础之上的。艺术情感与个人的学识修养、生活经历息息相关,经过锤炼以后,倾注于其创作的作品之中。元代青花瓷构图形式中同样蕴含着创作者的审美情感,并因创作者学识与生活水平的不同而产生个性差异。

元代官控青花瓷构图由官府规定,在审美追求上符合当时社会审美倾向,因而对青花瓷工匠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官控青花瓷工匠都是由地方上征集而来的最优秀画工,其中不乏学识较高的巧工雅匠并且应该有汉文人参与其中,他们能够更深刻地理悟艺术规律与创作理念,并很好地表达出来,因而,我们可以看到,看似类同的青花瓷纹饰在构图处理上存在着艺术性差别,这即是官控青花瓷画工艺术审美情感表达方式不同所致。普通民窑青花瓷画工在艺术能力上其差异更显巨大,在艺术情感表达上分为明显的雅俗之分,雅者构图效仿文人画风,讲求意境,以文人画形式经营位置,俗者构图趋于民间化或毫无章法,区别明显。

3元代青花瓷构图形式与社会情感的表达

3.1民族情感表达

青花瓷为中国所创烧,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浓缩和凝聚着中国民族文化艺术精神与情感。元代青花瓷构图形式中同样蕴含着丰富而浓厚的民族情感。尽管元代青花瓷构图形式在其发展中不断地融入域外因素特别伊斯兰风格,但民族情怀始终是其主体因素。

元代官控青花瓷构图形式有着显著的伊斯兰风格,但从元代时代背景来看,并不能完全把元青花多层繁复的构图形式看成是异域情怀,这是因为元青花的原料与构图形式主要来源于伊儿汗国即今伊朗,而元代是中国多民族空前融合时期,疆域空前广阔,伊儿汗国是元帝国四大附属汗国之一,因而实际处于元代势力范围之内。另外,就多层构图而言,从原始社会彩陶时期开始即已出现多层装饰,唐宋时期彩绘瓷中多层繁密构图亦不鲜见,因而,多层构图并不能完全看作是伊斯兰风格,亦有着深厚的民族文化基础。

元代普通民窑青花瓷的构图形式蕴含了一定的中国封建文化正统的儒家文化。元代汉文人饱受欺压,在民间形成了文人画洪流,江南地带文人画家最为集中,著名的“元四家”即活动于此,因而在同样地处江南的景德镇普通民窑中出现简洁清雅具有文人情怀的构图形式是毫不足奇的,同时,代表中国民间广大人民大众思想感情的普通工匠绘制的青花瓷也日益发展,其构图形式具有浓郁的民间气息,与磁州窑民间彩绘一脉相承。

3.2艺术情感表达

元代青花瓷构图形式集中地反映了元人艺术追求与审美趣味,饱含着社会艺术情感,构图形式与创作群体、社会评价相结合,共同实现表达艺术情感的目的。元代青花瓷构图大致反映了三种艺术情感体系,即贵族艺术情感、文人艺术情感和民间艺术情感。

元代官控青花瓷构图中包含的贵族艺术情感代表着以帝王为首的统治阶级的审美倾向,具有严谨细致的特点。蒙元统治阶级不喜数字“七”,因而在元青花多层装饰中惟独没有七层装饰。色目人属元代上层贵族,伊斯兰教在元代地位尊崇,元代官控青花瓷表达着鲜明的伊斯兰风格即是色目人审美要求的一种体现。元代官控青花瓷大都以图案式构图为主,注重装饰形式和等级制度,而在元代后期农民军控制时期,官控青花瓷窑转而为农民军服务,绘画式构图明显增多,显现出汉人儒家文化的复苏倾向。文人艺术情感介于宫廷与民间之间,属于高级艺术情感范畴。元代青花瓷构图中蕴含着丰富的文人艺术情感,许多元代文人画作品直接植入青花瓷中,如元青花中的竹就与元代画竹名家柯九思的竹一致,表达着浓郁的文人艺术情感。民间艺术情感则是与文人艺术情感相对应的“下里巴人”艺术情感,元代普通民窑青花中的许多作品即表达了普通大众的艺术情怀。

3.3宗教情感表达

   宗教情感是最重要的社会情感之一,对于调节社会道德体系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和意义。青花瓷构图中包含着浓郁的宗教情感,特别是古代社会,青花瓷构图与宗教情怀紧密相连。元代青花瓷构图反映着伊斯兰教义,伊斯兰教义认为空白是魔鬼居住的地方,因此以繁密的布局形式为主,不留空白。元代青花瓷伊斯兰式构图折射出伊斯兰教在元代中国的尊崇地位。

4结语

青花瓷发展历史悠久,其构图形式在各时期表现出不同的特征,元青花构图形式是多层繁密与疏朗布局并存,蕴含着丰富的情感,既表达了主体情感,也表达了社会情感。其所表达的主体情感主要包括生活情感和社会情感,社会情感主要包括民族情感、艺术情感和宗教情感。当代中国青花瓷创作依然流行,名家辈出、构图多样,青花瓷艺术家在构图布局时应充分考虑情感表达因素,才能创作出真正符合时代与民族精神的杰出作品。

参 考 文 献

[1]冯先铭.中国陶瓷[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

[2]朱裕平.元代青花瓷[M].上海:文汇出版社,2000.

[3]江建新,江建民.浮梁磁局及其窑场与产品探[J].南方文物,2008(01).

[4]黄云鹏.元青花的装饰特色[J].江西文物,1990(02).

[5]张世彦.构图要义[J].美术研究.2004(2).

[6]李春青.艺术情感论[M].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1991.

On the Composition Forms and Emotional Expression of Blue-and-White Porcelain in the Yuan Dyna

Abstract The composition forms of blue-and-white porcelain during the Yuan dynasty combined the styles of being multi-layer and therefore dense with loose and therefore fresh. The main emotions expressed by the composition forms of blue-and-white porcelain in the Yuan dynasty included lives feelings and aesthetic feelings while the social emotions included ethical, artistic and religious emotions.

Keywordsblue-and-white porcelain in the Yuan dynasty, the composition forms, emotional expression

Copyright © 2012 景德镇市传统粉彩瓷研究院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jdzcyjyx@163.com  赣ICP备1901296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