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市传统粉彩瓷研究院


新闻资讯

Category Classification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探索交流

书画妙合,相得益彰 | 赏『富贵平安』书画合璧双面座屏

来源:景德镇市传统粉彩瓷研究院 时间:2021-07-05 编辑: 点击:927
书画妙合,相得益彰 | 赏『富贵平安』书画合璧双面座屏

....艺术之间本是互通,瓷上绘画与书法更是不乏契合。二者的完美合璧无疑是锦上添花。对两者成功的驾驭,在于对两门艺术的解读和深掘,而后达到综合艺术的完美和统一。

....今天就让我们一同来欣赏由景德镇市传统粉彩瓷研究院邹达怀、汪开潮二位院士共同创作的一幅书画合璧佳作——『富贵平安』双面座屏。
邹达怀/汪开潮 富贵平安 双面座屏(正面)
邹达怀/汪开潮 富贵平安 双面座屏(反面)
....该座屏以纯色实木装裱,以古琴形制做托底,回子形双面开窗设计,中央设轴,瓷板得以旋转。可谓设计巧妙,大气美观。
....一面是邹达怀院士的粉彩花鸟画《富贵平安》图。

邹达怀/汪开潮 富贵平安 双面座屏(正面)
....邹达怀院士喜画竹,雪竹更甚。自有元倪瓒竹画之风,更具明徐渭雪竹之韵。
....画面中雪竹相映成趣、婆娑弄影,经霜不凋、傲雪虚心。任凭风吹雪压,终是傲然而立,观此竹似闻风声,尽显修竹傲雪之飒爽英姿。表现出了自强不息、顶天立地的精神,以及清华其外、澹泊其中、清雅脱俗、不作媚世之态。
邹达怀/汪开潮 富贵平安 双面座屏(局部)
....一只孔雀屏羽华丽、栩栩生动,质感丰厚、韵趣横生。曲颈回首间,令人心生羡意。山石积雪上的痕迹深浅不一、清晰可见,更让人联想孔雀跃动的情景。
邹达怀/汪开潮 富贵平安 双面座屏(局部)
....画面动静结合,立体感十足。整幅画间,孔雀不仅为雪竹增添了一分惊艳,更是添加了一分灵动与生机。在苍茫的雪景之下,傲然而立的孔雀,其威严不言而喻,雪为雀添衣,雀为竹映魂,一动一静,自是妙趣。
邹达怀/汪开潮 富贵平安 双面座屏(反面)
....另一面则是汪开潮院士的瓷上书法《板桥题竹二则》。以下节选其二,全文为:
....徐文长先生画雪竹,纯以瘦笔、破笔、燥笔、断笔为之,绝不类竹,然后以淡墨水钩染而出,枝间叶上,罔非雪积,竹之全体在隐跃间矣。今人画浓枝大叶,略无破阙处,再加渲染,则雪与竹两不相入,成何画法?此亦小小匠心,尚不肯刻苦,安望其穷微索渺乎?问其故则曰:吾辈写意,不拘拘于此。殊不知写意二字误多少事。欺人瞒己,再不求进,皆坐此病,必极工而后能写意,非不工而遂能写意也。”
邹达怀/汪开潮 富贵平安 双面座屏(局部)
....汪开潮院士能书善画,他的书法不仅造型雅正,而且布局疏密有致,笔意潇洒自然,颇具韵味。此《板桥题竹二则》汪开潮院士全文以小楷书之,书法线条刚健,工整细致,笔墨流畅,意境清朗,自具风格。
....汪开潮在陶瓷书法创作中,将自己的精神意蕴、生命情丝、审美趣味化为或纵或收、或枯或润、或粗或细、或刚或柔的线条,并通过这些笔墨线条的枯润、浓淡的个性因素,反映出他的审美经验,表现在作品中,令人回味无穷。观其作品,除了去品味唯美流畅的笔墨,更是去品悟修身治学的道理。
邹达怀/汪开潮 富贵平安 双面座屏(局部)
....作品中,汪开潮院士引板桥之“必极工而后能写意”,也就是,写意不是绘画创作的投机,而应该是“极工”而后的“随心所欲不逾矩”。要习得中国写意画的精髓,就需提高自己的审美水平,用工至“极”,方有出路。这正是郑板桥“必极工而后能写意”的精髓。
邹达怀/汪开潮 富贵平安 双面座屏
....这件由邹达怀、汪开潮二位院士合作创作的花鸟书法作品。一面雀伴雪竹,将“富贵平安”这个中华民族丰厚的文化内涵赋予其中;一面瓷书心画,端庄雅秀,结字开合之间,无不流露出对修身治学、瓷上探索中那精致而又深刻的体悟。自是一件书画妙合、相得益彰的粉彩瓷佳作……

Copyright © 2012 景德镇市传统粉彩瓷研究院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jdzcyjyx@163.com  赣ICP备19012964号-1